主页 » 情感文章 » 中国晨报| 情感小说《离人落花(第二季)

中国晨报| 情感小说《离人落花(第二季)

  (上接第一季故事)陈泽伟摸了摸衣袋里的匕首,那是他许多年前去新疆买的,头发丝放在上面一吹立刻断为两节。

  陈泽伟心乱如麻,他感到自己的疲惫,他握着刀柄的手心里出了汗,那个让他无比厌恶的女人,那个一直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女人现在慢慢的向他走来。

  人之间相处其实是一场博弈,无论是亲情、爱情、友情甚至敌人,都存在着博弈,这种博弈的高低,往往决定在他们开始相处的时期两个人对彼此的态度,再好的朋友,再亲密的恋人,都有主从关系,在接触过一段以后,这种主从关系一生是无法改变的。

  陈泽伟当初为了追于飞扬,用尽了一切手段,于飞扬的爸爸是县委办公室主任,娇俏美丽的于飞扬后面至少排着20个候选人,而陈泽伟仅仅是县林业站的一个中专生,父母在大山里,一个字儿都不识。

  他们的主从关系不用说,于飞扬是家里的主人,甚至后来当了县委书记的陈泽伟,始终在家庭关系中抬不起头来,无论他在外面多么飞扬跋扈,但他回到家里,还是唯唯诺诺的丈夫。

  看到于飞扬走来的神情中带着杀伐之气,陈泽伟心里竟然慌了,他崩溃的后退两步,两条长腿触到汽车。

  他心里来了精神,张望一番,这荒山野岭的,不可能有人,他今天之所以开车把于飞扬带到这里,是他策划了好几个月的结果。

  11月的山里,温度完全降下来,他们所站的这条路,左边是万丈深渊,右边是高耸的石崖,深渊边长着一排枫树,现在树杈上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,在日光中泛着奇异的光泽。

  于飞扬刚才下车以后,内心就是有些惶恐,她在体力上不是陈泽伟的对手,她有些后悔,不该把照片发给丈夫,这样会激怒他。

  今天早上丈夫邀请她出来看红叶,她心里还暖烘烘的,当丈夫提出了离婚的要求,她才摸清楚他的心思。

  现在丈夫把车停到这里,她还心存几分侥幸,他们是25年的夫妻,有一个事业有成的儿子,丈夫不至于这么绝情,听到丈夫以不当县委书记要挟,她知道事情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  陈伟哲知道摄像头,但不会直播,他心里一下就怂了,于飞扬把摄像头夹在衣领上,冷冰冰的看着陈伟泽。

  于飞扬得寸进尺,在全国人民面前,陈伟泽还是选择了妥协,他的脸色在一秒钟之间,由愤怒转为微笑,甚至在于飞扬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  陈伟泽的转变,在于飞扬的意料之中,而陈伟泽的心拎得更紧,于飞扬那句“要不要我把你和你的下属翻云覆雨的照片发给大家都看看。”让他心惊肉跳,他知道他不是于飞扬的对手,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?

  这地方不是主干道,很少有人过来,他拿出手机,准备给高家林打个电话,让他矿山上来个人接自己,高家林的矿山虽然已经暂时关闭,但还留有人看护,这里离矿山也就10来里路。

  “没有信号,她怎么做直播呢?”这是他思考的第1个问题,如果今天真的直播出去,那后果不堪设想,于飞扬这个女人是什么都能够做出来,他早就领教过。

  “那这个直播就是真的喽。这让陈泽伟惊慌失措,他感到自己的腿都提不起来,他欲哭无泪。

  “算了,出家吧!”这是他冒出来的第1个念头,但在他自己的地盘上出家,显然分分秒秒就会被揪出来。

  陈泽伟家住的是小高层,是专门给县上领导修的,每个单元1梯1户,他们家住在9楼,当陈泽伟坐着矿上的车返回家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家门口赫然多了一个摄像头,他的钥匙已经打不开家里的门。

  1.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晨报(网)”“来源:报眼号外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与报眼(重庆)传媒有限公司共有。如转载,须注明“来源:中国晨报(网)”“来源:报眼号外”。

  2. 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/非中国晨报(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线.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晨报(网)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,应及时向中国晨报(网)书面反馈,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,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,会采取相应措施。

  4. 中国晨报网对于任何包含、经由链接、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、信息或广告,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。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。

  5.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,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,中国晨报(网)不负责任。

  了解详情

  了解详情

  了解详情

  了解详情

  了解详情

  了解详情

  主管:中国晨报报业集团 主办:中国晨报社 运营:报眼传媒 国际刊号:ISSN:2664-3367

  国家新闻出版署(国家出版局)登记号:国作登字 - 2019 - F - 00855388 备案号:京ICP备18041430号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商务登记证号码:70822335—000—06—19—8